沙县小说

第44章(小嫂子那样的...)(1/2)

天才一秒记住:沙县小说网 m.shaxian.me

    名字这类的东西, 向来是父母取的。

    若不是父母,也是顶重要的人,而如今灵鹫让他给自己起表字。

    姬桁的表字是自己给自己提的。

    他自幼没有母亲, 后来又与姬家彻底疏远了,等长到十几岁要立世子的时候,庆国公好像才想起他的长子其实连个表字都没有,转头去问姬桁的时候,姬桁却道自己已经有了。

    有吗?

    并没有。

    随口回了一个罢了。

    那日他正巧读到诗句,“闻道骑箕尾,还应事玉宸”,并没有太多意思, 正好想起了这句于是便取了其中两个字。

    敷衍至极。

    姬桁没觉得名字这东西有什么重要,但如今灵鹫一双秋水眸子认真看着他问他要个表字,姬珩却突然觉得,名字这东西,好像蓦然间变得重要了起来。

    有许多微不足道的小事, 在旁人看来也许轻飘飘的只有一句话的分量, 但对姬桁来说却并非如此。

    起名这种事, 有种别样的归属感, 就像将自己的人生心甘情愿的交付给他一样。

    姬桁揽在灵鹫后背的手不由自主的缓缓收紧,给床幔挡住的狭小空间了,姬桁沉沉的问灵鹫,

    “真的要我起?”

    灵鹫点头, 小声道,

    “只想要夫君你来起。”

    姬桁喉咙不由紧了紧。

    灵鹫总是叫他夫君。

    夫君, 夫人,这都是格外亲密的专属称呼。

    他是灵鹫的夫君, 但灵鹫并非是他的夫人。

    有那么一刻,姬桁觉得,若是灵鹫真的成了夫人也未尝不可。

    甚至在灵鹫叫他夫君的一刹那,姬桁也想这么叫回去。

    灵鹫让他给她起个表字。

    一瞬间姬桁已经有了许多词选。

    给灵鹫起表字,太简单了,漂亮,聪慧,温柔,却又不是可爱,古往今来各种各样形容女子美好的词语她都配得上。

    但词到嘴边,姬桁却又都觉得配不上。

    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俗气了。

    姬桁之前便觉得灵鹫这名字有意思,可如今再对比,倒真觉得没有哪个能比得上“灵”这个字。

    灵鹫说她的名字是母亲起的,如今看来,灵鹫的母亲也定是个极其有才情的女子。

    “灵”字太妙。

    古有薛灵芸,容华绝世貌赛貂禅,通晓事理蕙质兰心。

    灵字好,加了旁的字却又不好。

    若让旁人知道,堂堂卫将军姬桁,大半夜为了给自家小侍妾起表字而纠结了这么久,大抵要笑出声来。

    多大点事。

    床幔里很黑,但许是睁眼久了,姬桁已经可以清楚地看见灵鹫的轮廓,他深深的看着她,半晌才道,

    “便叫灵儿吧。”

    “积恩为爱,积爱为仁,积仁为灵”,姬桁道,“很适合你。”

    灵鹫微微一怔。

    “可是...”

    “既然你已经与蔺臣断了关系,如今你们非亲非故他便再也叫不了这两个字,从此“灵儿”二字便是我予你的表字,而非曾经故人对你的别称。”

    比起丢弃一个让他耿耿于怀的称呼,姬桁直接将这个称呼变成他的专属。

    灵鹫倒是完全没有想到姬桁会如此,但等听到后边这句,一双漂亮的眸子蓦的亮了起来。

    姬桁怎么能这么好。

    人人都言姬桁冰冷无情,他哪里无情,灵鹫从未见过比他更懂人心更体贴的人。

    以前从未觉得“灵儿”这个称呼有什么不一样,但如今这个听起来就格外亲密的叫法从姬桁口中说出来,灵鹫只觉得心口像是被羽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