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县小说

第三章(1/5)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浑浑噩噩困睡着,突然感觉到身边床上有人躺下来。

  不用猜,旁边那个人肯定是吕辩回来休息了。

  「子颜,你睡觉了吗?」见我躺着不动,吕辩试探的叫唤一声。

  一想到他刚才还用那根肉黑的大鸡巴在我妈嘴里进进出出,爽得不得了,自己却只能趴在外面自撸日墙,心里更加愤愤不平。

  听到他的叫唤,我赌气不理他,假装睡着了。

  见此,吕辩才放心不少。要知道,刚才我妈在帮他口交,他一直在兴奋的大喊大叫,虽然舞蹈室内隔音效果很好,但只要挨近门口探听还是能听到一些声响。

  十几分钟后,旁边吕辩疲惫的睡着了,并且发出轻微的打鼾声。

  我自己反而睡不着了,起身爬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出去看一下,特别是妈妈那间舞蹈室。

  此时外面的客厅,包括我妈的卧室和那间舞蹈室已经关灯,只留了一盏白炽灯照明我妈估计也睡着了,毕竟,他们两个人练了一天的交谊舞,身心早已是疲惫不堪。

  我鬼使神差的走出去,直奔那间舞蹈室,推开房门,来到那个妈妈装满各种舞蹈服饰的衣柜。

  回忆起吕辩第一次来这里的情景,打开柜门,取出了一条肉色长筒丝袜,我妈刚才就是穿这种颜色的丝袜,半蹲下来给吕辩深喉口交,还吞下了他的精液。

  想到这一幕,下面的鸡巴不由自主的硬起来。

  于是,我一边想象我妈给吕辩口交的画面,一边将我妈肉色丝袜套在鸡巴上,迫切撸动起来。

  几分钟后,我不仅没有射意,心里也不满足,便悄悄的离开舞蹈室,来到我妈的卧室门口。

  没想到居然听到里面传来我妈的「嗯嗯」的哼叫声,那种叫声并不是我平时听到的哼叫声,似乎有些痛苦,但又不像。

  我把耳朵贴在门板上探听一会,终于听出什么,脑袋顿时懵住了。

  「快点,快干我……」

  「嗯嗯,好舒服,老公的鸡巴好大,干得我好舒服……」

  我妈好像是在跟一个男人做爱?

  问题是自己的父亲出海未归,家里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一个吕辩。

  一想到这个家伙,我怒火不禁燃起。

  想不到我刚刚离开一会儿,他就敢爬上我爸妈的大床,大肆奸淫我那美丽高贵的母亲,实在是太可恶了。

  我忍无可忍了,试着推一下房门,竟然可以推开了。

  这并不意外,平时就我和母亲两个人居住,我姐在外省上大学,父亲长期出海,母亲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没有随便关一下而已。

  正当我怒气冲冲的闯进去,直奔我妈睡床不到三米距离时,一下子愣在当场。

  原来我妈确实是在做爱,不过不是在跟吕辩做,也不是跟其他男人,而是在自慰。

  她就卷缩在床上,禁闭双眼,一只手抚弄自己那高耸的乳房,另一只手拿着一根与吕辩那根鸡巴差不多长的硅胶阳具对着自己泥泞不堪阴道抽插,嘴里痴迷的叫道:「老公,干我,快干我……」

  由于我妈卧室也是开了一盏小灯,使得室内的光线昏暗柔和,因此,我妈并没有发现我这个不速之客。

  发现母亲只是在自慰,并没有跟吕辩做爱,我尴尬之余也有些许的欣慰,但更多的是对母亲产生了一种难以描述的炙热之情。

  下面坚硬的鸡巴还套着母亲的丝袜,我更舍不得离开,随便找一个母亲看不见的角落,一边盯着母亲下体那根粗大的硅胶阳具,一边套弄自己的鸡巴。

  「妈妈,妈妈……」听着我妈的呻吟,我也跟着哼叫自己听见的叫声。

  很快,我妈手里那个阳具加快了抽插速度,似乎准备要迎来高潮,我跟着加快撸动的节奏。

  这时,我妈兴奋过头,突然喊了一句:「快快……,小吕,你好棒啊,大鸡巴真大,阿姨好爽啊。」

  听到这句话,我原本高涨的欲火不仅没有被浇灭,反而更加旺盛起来,精关打开,一下子射出一摊精液。

  而床上的母亲似乎也达到了高潮,并且停止对自己阴道了抽插动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