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县小说

分卷阅读11(1/2)

  </br>  ”见高大少年低头盯着自己,眸色幽深,她报以甜笑,抬脚往铁门走去,刚准备滴卡,就见一道巨大阴影从身后笼上,还来不及反应,腰被缠住,双脚离地,炽热的男性气息自耳侧袭来。

  “就这样走了,嗯”嗓音低沉喑哑,带着几分挑逗。

  祁缙单手撑住铁门,凑近怀中少女嫩颊,双唇轻轻摩挲,热息沉沉扑覆,像逮到猎物后不停嗅闻气味的野狼。

  借左方斜入的光线,他清楚看见女孩双颊绯红,水眸莹亮,小嘴微张,有些不知所措,可爱至极。

  “唔祁缙,你、你还想怎样”初染头脑发昏,轻声唤少年的名。

  被她散发的甜嫩气息引诱,祁缙喉结轻滚,眸色深寂,心头热欲涌动,身体前倾,手掌上移,按住胸乳,低低开口:“亲我一口,我就放开。”

  被高大少年逼到狭小角落,初染双目圆瞪,说好的高冷寡言呢这就是个无赖啊,听到不远处传来口哨声,知道有人来了,她不得不扭头抬首,主动送上小嘴,与薄唇相互抵触,承受他突如其来的欲。

  “再见,回家路上小心”过几秒后,初染才被少年放下,获得自由后,她逃难一般丢下一句话,挣开他的臂弯,以从未有过的速度滴开铁门,头也不回朝小区里奔去,脚步匆忙,像极从猛虎爪下逃生的幼小猫崽。

  望着翩跹裙角消失在树丛,祁缙立于原地,眼瞳幽深,不知在想什么。

  初染回到家中,将想好的晚归理由告诉父母,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房间,她拉开窗帘朝下看去,高大挺拔的少年依旧站在路灯旁,不知怎的,那道被灯光拉到长长的影子,莫名透出几分寥落。

  “你怎么还不回去呢”她喃喃开口,强迫自己放下帘布,不去看他。

  浴室内雾气弥漫,初染小心翼翼从浴缸内走出,赤脚着地,抚开镜上水雾,打量起自己的身体。镜中少女双目微红,腰肢细软,胸前艳蕊震颤肿胀,腿心芳草凌乱湿漉,散发一股迷乱淫靡的情欲气。

  “唔”她一手轻握浑圆乳肉,捻上红艳奶尖,感到腿脚发软,另一手摸上锁骨处红印,不由叹气,奶头被掐肿就算了,居然还有吻痕留下,那人也太粗鲁了,还好没同意让他插穴儿,不然她很有可能回不来了。

  初染魂不守舍裹着浴巾回房,掀开帘布,发现少年已不在灯下,这才松了口气,往柔软丰厚的床铺一躺,就再也不想动弹,倦意铺天盖涌上来,她丢开浴巾覆上薄毯,决定今晚裸睡,让春梦来得更猛烈些

  初染清晨醒来时发现自己一夜无梦,神清气爽,便早早来到学校,清点好要交的各科作业后,在位置上慢悠悠喝起酸奶,多亏前一天的作业简单且量少,她拥有一个稍显惬意的早晨。

  “你看什么,我也不是天天抄作业的好吗”见身旁少年用一种清冷眼神瞅向自己,初染娇哼一声,不打算理会他。

  “早啊,媛媛”封媛走进教室,她起身朝对方微笑挥手。

  却见往日活泼好闹的姐妹双眼红肿,满面憔悴,似一夜老了十岁,行尸般走到座位旁,初染不由皱眉:“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事,我只是很累”封媛却只抬头望了她一眼,唇角嚅动,轻轻摇头,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习题册写起来,两人陷入沉默。

  见好友眉眼黯淡,一副什么都不想说的可怜模样,初染心口揪动,啥叫没什么事,这分明就是出了大事见四周其他同学睇来好奇眼神,她咬唇回身,掏出纸巾放到后方课桌,暗自猜测令这轮小太阳枯竭的原因。

  让人闷闷不乐的原因有许多,但对于高二的学渣而言,最近没有大型考试,也没有家长座谈会,称得上是她们的黄金时代了,再来封媛的家庭结构简单,作为家中老幺,备受亲哥亲姐疼爱,到底发生了什么

  很快当初染在饭堂队伍中看到一对亲密搂抱的男女时,顷刻知晓原因,封媛的初恋男友陆明宇,出轨了。

  怒气在胸口飙升,她正打算上前,却被一对冰凉小手死死拉住。

  “你放开我,我去帮你讨回公道”见搂住陆明宇手臂的马尾辫女生朝自己翻了个白眼,初染咬牙切齿开口。

  “能说的我都和他说过了,他们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上学期就开始了”封媛眼眶泛红,唇角抽搐:“具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