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县小说

Chapter 16 厕所间的抽插(1/2)

  </br>  烈日如火,青空无云,连日高温炙烤下,连蝉鸣都变得嘶哑无力。

  午后教室闷热、狭窒如蒸炉,竟连一丝风都没有,吊顶风扇不断旋转,却无法驱散那股昏沉死气。

  初染用力按压太阳穴,迫自己集中精神,继续同三角函数大战,发觉自己又顺利做出一道综合题,心神稍振,悄然侧头望一眼祁缙,心跳怦然加速。

  她的同桌正低头翻阅一本书,室内闷热,他将白衫袖高挽,露出肌肉结实的小臂,骨节分明的长指摩挲过书页,显得禁欲而清冷。

  长睫半掩的暗眸、线条明锐的下颔、额间垂落的碎发,沉静安然的神情,这诱人画面只让初染想到了四个字,衣冠禽兽

  自那日自己和他在器材室内浪一场后,第二天他还真开始带她一起学习了,起初她只把帮助学习定义在解答下不懂的题目、圈一圈重点上,然而对方想法不只于此,她为此在两周里就被操了个外焦里嫩。

  现在的初染终于认识到,自己与学霸差的不仅在智商和领悟力,更体现在思维与习惯上,她拥有无数细小并致命的陋习,却不自知,同样是念了十几年书,为何别人和自己的差距就那么大

  似是察觉她的视线,祁缙停下翻阅书页的手,黑眸幽暗,喉结微动:“题都做完了”

  被少年兽一般的视线盯住,初染浑身不自在,摇头否认,猛然想起几日前自己将36分的物理卷递给他,对方望着满是红叉的纸张,许久不语,顿觉丢脸丢到家,这人可能从未见过这么低分的试卷。

  下课铃打响,她还剩两道题没写,听见少年轻扣桌面,知道时间到了,不得不将卷子递给他,拿着纸巾起身:“那我去上个厕所。”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封媛丢下水笔,挽起初染的手,一同出教室。

  祁缙合上原文书,视线快速扫过纸张,用红笔圈出几个错误点。

  “唉,怎么一下课,大家都跑来了”封媛望着女厕所门前的长龙,满面愁容,轻轻摇晃初染的手,俯近她的耳:“我有点憋不住了。”

  初染皱眉,思考片刻后指着隔壁的艺术楼:“不如我们去那边的厕所。”那里没有上课的班级,人迹罕至,厕所肯定不会有人用。

  “好好”封媛一秒复活,牵着她往楼道走,到拐角处时,听到悦耳笑闹声。

  “晴晴哪儿去了”“谁知道,又被她家大狗熊拐跑了吧”是舞蹈队。

  “真好看”初染望住巧笑倩兮、长发飘飘的舞蹈队少女,小声赞美。

  步伐轻盈、身形纤细的少女如缕缕清风,撩得走廊两侧的众多男生眉眼舒展,流露欣赏与渴望,无论何时何地,纤盈美好的肉体就是财富。

  初染不自觉低头瞅一眼自己微隆的小肚子,中午好像吃太多了

  “染染你老实交代,祁学霸逆天改命,劝服如狼似虎的年级组长,成功留在普通班,是不是为了你”封媛用手遮挡阳光,语调微扬。

  “你别乱讲话,祁缙转不转关我什么事”初染见好友脸上越发张扬的笑意,无力得想扶额:“或许他只觉得转走了麻烦。”

  “哎,都这种时候了还给我装我刚才可全都看到了,这几天你做卷子的时候,学霸君不仅帮你计时,还帮你改卷讲解”语气斩钉截铁。

  “哈哈他他只是忍受不了有个成绩这么差的同桌,你也知道,我的物化生都惨不忍睹”初染耸肩,自己和祁缙认识时间短,大致处于炮友关系,到不了男女朋友状态,干脆不提那些事,省得封媛担心。

  “好吧你呀,真是死鸭子嘴硬”封媛咧嘴一笑,还打算说什么,却忽然听到厕所内传来细碎呻吟,不由停步闭嘴,望向初染。

  很显然初染也听到了,拉着封媛倚靠墙壁,食指按上嫩唇,摆出一个安静的手势,两个女生都识过情欲,自然清楚女厕所内正在发生什么。

  厕所内的隔间板被撞得砰砰直晃,娇甜女声随嘈杂声响起:“嗯啊啊啊啊大熊不要那么用力穴儿好疼呜嗯不要咬奶头”

  浓浊男性喘息紧随其后,浑话连连:“你他妈叫的真骚奶子生得那么挺,走起路来摇来晃去的,路上男生都他妈在看你,是想要勾引谁老子不用力吸吸怎么管得住你”

  吸吮声津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