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县小说

Chapter 17 车厢内的淫靡(1/2)

  </br>  待封媛从厕所里出来,潘嘉文与薛晴晴都已理齐衣物,平复呼吸。

  “你们好,我是潘嘉文的女朋友,薛晴晴,高二十二班的”少女主动做自我介绍,更对初染、封媛羞赧一笑。

  “既然、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们,我和晴晴在一起三年了”潘嘉文挠着后脑,语无伦次。

  “刚才那事,希望你们能保密。”

  “呃好,我们不会说出去的。”初染有些不自然地应道。

  “都怪你大坏熊”场面重回尴尬状态,薛晴晴小脸通红,伸手去拧潘嘉文的耳朵。

  见他偏头想避开,她娇声呵斥:“你敢躲”

  刚训练完就被这头熊拉到角落吻得七荤八素,随后半推半就地到厕所间里这样那样,还被他班上女生逮个正着,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听到媳妇带哭音的问句,潘嘉文虎躯一震,再不敢动,由着她把自己的右耳拧成一百八十度,一边疼得抽凉气一边小声哄道:“晴晴不气、不气了啊,是老公不好,别把手拧疼了”

  从未见牛高马大的体委会如此低声下气,平日别说这副模样,就连老师都没让这头倔驴服一点软,初染和封媛呆楞三秒,齐齐捂嘴偷笑。

  “放心,你俩这事儿,我们一定会保密。”初染拍胸脯保证。

  “对呀潘嘉文,看不出你这么会闷声发大财,找了这么漂亮一姑娘从来不提,可一定好好对人家,千万别辜负了她”封媛慢悠悠打趣。

  “我倒是想广而告之,不让那些混货觊觎我媳妇”潘嘉文咬牙切齿,却在瞄一眼薛晴晴后,又软下语气。

  “但晴晴不愿意,也只能算了”

  所幸下午都是自习课,四个人又闲聊了几句,才各自赶回教室。

  夜幕低垂,冷月如钩,晚风轻悠,徐徐吹散白日积攒的热气。

  想起今天下午体委和舞蹈队少女在洗手间的激烈性事,初染就觉双乳饱胀沉甸,奶头酸软发痒,穴儿不自觉缩动,小裤濡湿一片,莫名羡慕起那对释放天性的小情侣。她偷偷看一眼身旁不动如山的少年,真想让他也那样插弄自己,哪怕和潘嘉文那般做爱时满嘴荤话也可以。

  望着日光灯下惨白一片的卷子,初染心生烦倦,合上笔帽,对祁缙柔声开口:“作业都做完了,我现在好累,不想订正试卷,可以回家吗”

  见少年点头应允,她松了口气,起身收拾书包。

  天已全黑,校内寂寥一片,盈盈灯火在不远处闪耀,见祁缙朝自己伸来的大掌,初染想起他就是用这几根指在自己胸部和穴口不停点火拈弄,不由心跳加速,低头将小手放入对方手里,十指相扣。

  车站两旁街灯从树桠间透出亮光,树影斑驳洒落,带出几分凉意,紧贴祁缙滚热的掌心,初染眉眼舒展,心头泛甜,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她轻轻拽住少年的衣袖,仰起湿漉黑亮的眸:“下午我和封媛回来的这么晚是有原因的”

  没有透露具体人名,只轻描淡写陈述了经过。

  公车到站,两人依次投币上车,在靠后位置坐好,这款九零年沿用至今的老型公交车,厢内无灯,漆黑一片,仿若坠入了时空隧道。

  望着空空如也、左右摇晃的车厢,初染回忆当时画面,心头气血翻腾。

  两周以来,自己和祁缙除了放学后浅吻之外,竟再没深入接触,难道是被自己的成绩恶心到了

  她思虑片刻,揽过祁缙手臂,倚靠过去。

  一股淡淡香气袭来,少年知道,这是初染的发香,他低下头,见小姑娘双颊绯红,红唇轻咬,胸乳起伏不定,杏眸晶亮明澈,半个身子往自己手臂上靠,发出轻哼。

  “我这几天小考有进步了”眼儿忐忑垂下,小手却不规矩地往少年胸膛上摸。

  知道这小淫猫又发浪了,祁缙薄唇微抿,慵懒神情一扫而空,黑眸透出薄薄戾光。

  她至今仍未懂,他不碰她,不是因为不想,而是他的欲一旦爆发,她会承受不住,若非她的成绩极差,需要耗费大量精力,需要极大精力才能赢得赌约,他早就将她由里到外,吃到渣都不剩。

  祁缙掂起小姑娘的下巴,凑近嫩颊,低声发问:“所以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