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县小说

Chapter 20 撕下奶头胶布(1/2)

  </br>  暮色四合,天浮黛色,蔷色余晖斜射入客厅,令屋内的一切都变得朦胧温润。

  初染刚进门放下钥匙,还未打开鞋柜,就感觉腰被一只突如其来的臂缠住,视线一花,整个人被轻轻抵在玄关墙面,高大少年俯下身来,深邃瞳眸紧盯她的眼,灼热鼻息洒落她的唇。

  “祁、祁缙”被对方的突然举动吓一跳,初染睁大双眸,嫩唇微启,声线微颤,本就软细的嗓音愈显软糯。

  少女的声音如最甜美勾人的蜜,祁缙再控制不住心头邪火,他薄唇紧抿,望了她半晌,猛然上前含住艳红小唇。

  少年的吻带一股清冽气息,似夏季的暴雨,狂烈而急切,要将她整张口吞吃下腹,他炙热粗轫的舌撬开樱唇,极有耐性扫过贝齿和软腔,不停翻搅,找到软嫩小舌,狠狠吮吸。

  “唔嗯”初染被吻得浑身发颤,双手抵上祁缙的胸膛,用力推拒,却被他握紧双腕,举过头顶,如失去行动力的祭品羔羊,只能软软迎合,直到双颊坨红才被放开。

  “你、你怎么”变得那么凶,她抬起水雾氤氲的眸,呼吸急促,柔怯开口。

  见少女被吻到七荤八素,可怜兮兮,模样却愈发勾人,祁缙只觉被看不见的小爪给挠了下心脏,欲火翻腾,难怪觊觎她的人不少,从初识时故意挑衅她的体育班男生,再到今日

  一想到某个男生今日也近距离嗅闻她身上的香气,少年喉结滚动,低咒一声,血气奔涌,恨不得把那人揪回来揍一顿。

  若不是这小东西说不能被学校众人发现他们的关系,故意在学校和他拉开距离,又怎会招来这些狂蜂浪蝶他一开始就该宣示主权,不听她胡说八道。

  “你先放我下来,好热好难受。”初染被祁缙弄得浑身是汗,小声恳求,落地后随便给他指了一双拖鞋,赤足至客厅打开空调,转身往厕所走。

  “我想洗个澡,你先休息一下。”她靠近洗手台,洗净双手,却听到背后传来关门声。

  初染回过头,见祁缙敛眸抿唇,无声立在身后,修长指尖解开衣扣,露出修长精壮的躯干与肌肉紧贲的双臂,由于天热,他身上覆着薄薄一层汗,几颗汗珠在深色肌肤上无声滚动,莫名让她口干舌燥。

  “你你想做什么”见对方朝自己走来,她结结巴巴开口。

  厕所间不大,祁缙人高腿长,三两步就走到初染跟前,他低头俯视面红耳赤的小女人,厉眸微闪,薄唇轻勾,将她的惶然无措尽收眼底后一把抱起,放到大理石质地的洗手台上。

  “啊呀”初染靠住梳妆镜,臀下一片冰凉,小手攥上少年的手臂。

  不等少女坐稳身子,他俯身凑至她的耳,衔住莹白耳廓肉,轻轻啃咬,再抚向她覆有薄汗的锁骨,缓缓移向两边,将两侧肩带向下一拉。

  初染耳朵生得敏感,被热气一拂就身体发酥,穴口微微透出湿意,她双眸含泪,心跳加速,却觉胸口一凉,吊带衫被扯下,高耸白嫩的两团弹跳而出。

  “嗯啊,不要你不要脱”

  望着雪白奶肉上除了纵情时留下的斑斑青痕,更泛出和平日不同的异样光泽,祁缙剑眉微挑,眸色幽暗。

  只见鼓胀胸房的中央部位,粘有两片透明胶布,将红肿靡艳的奶头牢牢压住,不让它们在薄衫上肆意凸显轮廓。

  也就是说,这小东西今日出门在外,上身除了这件单薄吊带衫,什么都没有。

  “你今天,出门没穿奶罩”嗓音喑哑低沉,带薄茧的指腹按上奶尖,轻轻拨弄,发出嚓嚓的暧昧轻响,少女被摸得舒服,身子当场酥了半边。

  “嗯啊因为因为奶子昨天被你咬太多嗯啊掐太多都、都肿大到不成样子了唔啊啊”初染轻声淫叫,见少年眼神不善,手指微屈,像要撕下奶头上的胶布,她急忙用两手拢住奶子,泪水涟涟瞪着对方,用力一扯还不要了她的命。

  “家里没有没有适合的奶罩,又怕凸点,所以我”见对方又要出手,她连忙开口:“我自己来,我自己撕就好。”

  见少女犹犹豫豫的模样,祁缙轻笑出声,掂起她的小脸,吻上一口,随后掰开她的一双嫩腿,强势用窄腰卡入,不让她有机会并拢,手指摸向裙底,掀高纱状羽摆。

  许是因为穿着短裙,小姑娘内裤款式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