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县小说

Chapter 23 牵起手狂奔(1/2)

  </br>  荒淫无度的两日终于过去,当初染见到小区门口的suv和驾驶座上周庆年别有深意的笑,忽觉自己中了祁缙的套路,这人一开始就不怀好意。

  “这一周你都要住我家吗”

  见少年点头,薄唇轻勾,双眸似黑焰闪耀,她深感无奈,低头翻出小笔记本,默默背起英语单词。

  “下午放学后跟我去一趟超市,老周,六点到校门口来。”祁缙开口。

  “好嘞,反正你们怎么说,我老周就怎么做”周庆年笑嘻嘻应声。

  回到学校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入教室,比他们早到的其他同学,也不由抬头望了几眼,封媛更是挤眉弄眼的,初染故作镇定坐下。

  “你在悠闲什么昨天做错的题不再看看么。”

  低沉嗓音伴随热气拂过耳畔,如一根羽毛,挠得初染心跳加速,脑海里划过无数艳情画面,她颤手推开近在咫尺的滚热胸膛,睨了少年一眼。

  从书包里拿出整理好的周末作业,见每一科习题都完成得认真齐整,甚至在上交前都订正好了,初染恍然,自己似乎很久都没有抄过作业了。

  整日的无聊课程终于熬到尽头,周一下午的最后两堂课是自习,没有老师监管,教室里闹哄哄一片。部分学生果断选择去阅览室学习,初染望着身旁空空如也的座位,面露疑惑,是被老师逮去做事了吗她拿起草稿本和习题集,和封媛往一旁的图走。

  敞亮阅览室内坐着不少异班学生,初染猛然发现两个讨人厌的身影,正巧陆明宇身旁的马尾女也抬起头,看向她与封媛,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会,火星四射,如久违的仇人。

  感受到自己这一阵的踏实进步,初染心神微定,她冷哼一声,翻个白眼,牵着封媛到最远的角落里坐下。口舌之争无义,唯时间能证明一切,照这样的进度努力下去,自己未必赢不了赌约。

  “你没有资格浪费时间,因为你不能输,也输不起。”

  怀揣碾压厌恶之人的强烈愿望,初染咬牙做题,心头萦绕祁缙给自己讲过的重难点,每一笔演算都无比认真,很快就完成了作业。

  “染染啊,你最近做作业的速度和开挂似的,学神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坐在对面的封媛满脸羡慕:“我还有好多不懂的,后面答案都没写步骤”

  初染笑了笑,将习题册推到好友面前,拿着水壶起身。

  “你先看我的解题过程,我去装个水,有什么不懂的等下说一声,我给你讲。”

  她走出阅览室,刚过拐角,突然感觉手腕被什么人拉住,身子向后一仰,碰到墙上,一个高大阴影笼罩下来,将她整个人挤进小角落里。

  初染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周六落荒而逃的方清砚。

  “怎么会是你放开我”

  又一次闻到小姑娘发间的清甜香气,见她嫩颊微红,满目惊慌,模样可怜又可爱,方清砚有些痴,连连安慰:“别怕别怕,我不会再对你怎么样了,只是想为周六的事跟你道个歉,我当时一定是脑袋当机了,才做出这种事,真对不起”

  “你的道歉我收下了,可不可以先放开我”

  初染一脸戒备地望着方清砚,按照他这个壁咚的动作,很可能下一秒就变卦扑过来。

  对方一动不动,她攥紧了冒汗手心,直视他的眼,一字一顿道:“祁缙很快就要过来了,这回再被他碰上,你估计真要挨揍了。”

  见男生听到这个名字,身体微僵,初染趁机推开他的臂,落荒而逃,不能和这个疯子待在一起。

  娇小俏丽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那头,带着几分踉跄与急促,诱得方清砚移不开眼。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他估计还是会选择同一条路,哪怕被活活揍死,现在只后悔自己动作太慢,还没亲到就被扯开了

  下课铃响,高大清俊的少年从年级办公室走出,当他回到教室时,班里已空荡荡一片,学生撤走大半,他懒懒勾唇,却在发现自己桌上多了一卷灰色纸条。

  他表情微动,伸手拿起,扫两眼后将它揉于手心,跨步向外走。

  他走后没多久,初染也脚步轻快地踏入教室,见窗边座位空空如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