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县小说

Chapter 25 躲在角落悄悄哭泣(1/2)

  </br>  放学后的教室空旷一片,只余一盏日光灯在孤零零工作。

  “将它们拆分之后,就能变为题目要求的样子”见讲解过两遍后,依旧一脸茫然的小姑娘,祁缙停笔,将两页草稿纸撕下,揉作一团。

  “你该休息了,实在听不懂,就把它忘掉”他垂下眼帘,再不言语,学习最重要的是平日积累,大考明日将至,再强迫自己去弄懂某些不熟悉的知识点,只会减弱自信,增加恐惧,属不明智行为。

  初染皱眉咬唇,脑袋乱成一锅粥,重新展开纸团,半分钟后宣告放弃。

  “祁缙,我出去透透气”她低头起身,小手拎起水壶,嗓音似踩下弱音踏板后的琴声,沉闷乏力。

  祁缙无声抬眸,薄唇微抿,目送她远去。

  天色渐暗,教学楼走道内昏暗一片,偶有凉风吹过,初染双目无神地走过拐角,倚靠墙面,缓缓蹲下,喉头如梗了块石头,随便一动就酸涩得紧。

  心头的失落与挫败冲到顶点,挣扎片刻后,她捂上口鼻,无声哭泣起来。

  说不紧张不害怕,那都是骗人的,白天她还能故作轻松,和他人说笑打闹,然而一到夜晚,心头堆积的压力如山洪海啸,将她整个人吞没。

  哭了一小会儿,感觉发顶多了一只手,轻轻摩挲,初染抽着小鼻子抬头,见祁缙不知何时站到自己跟前,正居高临下望着她。

  “为什么哭”少年面容沉沉,无半点情绪,低沉嗓音却泛出些许温柔。

  “明天就要考试了祁缙,我很怕很怕自己考不好”初染水眸氤氲,面颊通红,见他这副模样,连着打了两个哭嗝。

  “明天按正常水平发挥,就可以了”老半天没见她回来,竟是躲到角落哭鼻子去了。

  祁缙抚了抚初染的发,将她一把搂入怀中,捧高湿漉小脸,咬住嫩唇,轻吮一下,眸露鼓励:“你不相信自己,难道还不相信我”

  她的水平如何,没有人比他更有话语权。

  “真的吗”初染被少年的清冽气沾染一脸,她愣愣望了他半晌,像在思考他的话,随后双手勾住他的颈,主动送上小嘴,回吻过去。

  被压力制得喘不过气,忽然得到一个宣泄口,初染如头一次尝得血腥气的小母豹,吻得急切而用心,她用软舌撬开少年薄唇,钻入腔内,不断舔弄牙齿,划过上颚,最后与长舌纠于一处,用力吸吮,很快唾液就顺唇角滑落,沾湿颊旁的几缕发丝。

  感觉肺部逐渐抽空,腰上多了一只滚热的掌,她气喘吁吁地结束亲吻,轻哼一声,将发丝撩至耳后,解开衫前的几颗扣,挺起饱满微涨的胸,纾缓压力的方式很多种,放纵情欲,自然也是其中的一种。

  初染轻轻磨弄少年的胸膛:“我有点难受,你帮我摸一摸好不好”

  见她这一副泪眼婆娑的小模样,祁缙扣紧细软腰肢和莹白小腿,将她从地上抱起,带到教室后的储物室中。

  他迅速脱下小姑娘的衬衫,揪落她的肩带,让丰盈白软的两团跳出,抓起其中一只张嘴含上敏感奶粒,来回勾吸舔弄。

  “嗯啊唔嗯用力点儿,好痒”有一段时间没被吃过奶子,初染舒服得不行,尾椎发酥,她一手插入少年发间,另一手抓起他的掌,放到自己空出的奶子上,催促对方尽力揉弄自己,随后又摸上他的裤裆,找到逐渐膨起的那一团,拉开裤链,扯下内裤,释放出欲龙。

  胀痛滚烫的阳具被小姑娘泛凉意的手轻轻一握,祁缙身体一抖,漆黑幽的眸散发戾光,手掌蓦然收紧,毫不留情揉捏奶肉,又将娇小的她放倒在桌上,一把撩高裙摆,露出被纤薄缎布包住的窄小花户。

  “嗯啊啊啊不要”初染软软叫上一声,她伸手扯住少年的衣袖,泪汪汪望向他,两条腿儿被分开,阴穴被刺激得缩动两下。

  少年的高大身躯往前一压,扶起鸡巴碰上布料,戳弄数下后找到肉缝,隔着布料狠插进小穴内。

  “唔嗯啊啊啊嗯啊”窄细缎布深嵌入穴口,阴蒂被细绳压住,快感从穴口蔓延,初染被搅得湿了一片,毛发从两旁逸出,整个嫩屄轮廓显露无疑。

  她默默承受了一阵抽插,踉跄着身子爬起,将内裤褪至膝盖,掰开湿淋艳红的阴唇,沾取一手淫液,细细涂抹在青筋暴起的鸡巴上,抬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