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县小说

分卷阅读10(1/2)

  </br>  么声音”

  感觉一股热气吹拂上龟头,祁缙薄唇微抿,眸带锐光,停下写字的手:“听到了”

  听他给出肯定答复,桌下的初染慌乱地捂住嘴,两眼泛花,心跳加速,整个人如坠冰窖,祁缙是想害死她吗

  “学校有几只猫在闹腾,我最近晚自习都有听到。”少年淡然开口。

  “哦对对,刚好赶上它们发春的季节了”想起校内的几只行踪不定的猫,保安恍然大悟,絮絮叨叨道:“崽子一窝窝的生,学校今年又多了好多猫,我看新来的里面有一只白毛蓝眼的小母猫真好看,就是肚子一下鼓起来了,也不知是怀了哪只公猫的种”

  “那可真难猜,小母猫随便叫两下,就能引来一群给她下种的公猫”祁缙暗眸微闪,语带揶揄。

  他的嗓音低沉,语速缓慢,初染被这话刺激得浑身发颤,这人是在说猫,还是在隐喻自己

  “离开时记得关灯关风扇,我继续巡逻去了。”保安大叔带着一脸笑褶转身,边走边自言自语:“真是用功的小伙子,前途不可限量咯”

  初染听着男人的口哨声越来越远,不由松了口气,她小心翼翼绕开少年的膨胀阳物,扶着长腿爬出桌底,睨了他一眼,靠上课椅平复呼吸。

  “你刚才差点吓死我了”她轻声抱怨,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

  祁缙丢下手中的笔,缓慢起身,对浑身是汗的少女开口:“还继续吗”

  初染瞟一眼少年腿间的硕大性物,知道他也憋了很久,颤声开口:“嗯我、我可以帮你弄出来,你坐下,然后把衬衫给我”

  男欢女爱,天经地义。

  见少年听话落座,她三两步上前,将他的衬衫铺在地上,双膝跪地,两手握住坚挺许久的硬物。

  “唔”很粗、很烫,像是活物,这是初染对祁缙性器的第一印象,她轻轻搓弄两下,发现根茎上的青筋高高凸起,一道浓浊喘息从头顶传来,原来他和自己一样敏感。

  “这么熟练,之前摸过多少男人的鸡巴”祁缙瞳眸漆黑,如淬了寒冰。

  “你在胡说什么”初染小声抗议,故意拢紧双手,引得对方呼吸一窒。

  小样,命根子都在她手上,看他还敢不敢乱说骚话,她得意洋洋抬起头,却被少年的凶狠目光吓了一跳,怯怯收手:“是我太用力了吗”

  这样慢吞吞弄下去,估计到明天上课他都不会射,少年敛眸。

  “速战速决,让我射一次。”

  “好,只要不插进来,你想怎样玩都行。”她轻声回答。

  见初染软软缩成一团,杏眼水灵,红唇微张,像一只发情的猫儿,祁缙叹口气,把少女从地上拉起,扯下奶罩,握紧两只高耸嫩奶,掰开双腿,欲根挤入湿漉肉缝,让她身体前倾扶住课桌。

  两人存在严重身高差,为了方便进出,祁缙搂住初染的小腹,将她抱起,舔上嫩白耳廓,低声叮咛:“不想我插进去,那就夹紧一点”

  初染依言收紧大腿,感觉乳房被狠狠揉弄,穴口被粗大肉茎磨蹭,灼热欲根挤开花唇,顶触阴核,发出淫浪水声。

  “好啊嗯啊唔啊”她很快进入状态,小声浪叫。

  “浪货,今天就给你下种”祁缙挺动健腰,出入速度极快,阴囊一下下撞在蜜桃股上,丰嫩臀肉发出啪啪声响。

  “不要、不要下种嗯啊啊啊”被少年的粗话刺激,初染咬住手指,吞下呻吟,翘起屁股迎合。

  敏感核心被硬物磨过,她低下头,见狰狞的紫黑龟头从穴口探出,居然长成这样,真插进来还不把子宫给捅穿

  “不愿被我下种,是想被别的男人下”祁缙无表情开口,停下挺动。

  “怎么停了祁缙”感觉身后的人停了,初染扭动腰臀,小手摸上粗硬阳物,见对方无动于衷,只得哼哼唧唧哄道:“愿意让你下种,不让别的男人下求你了,继续”

  少年得到期许的答案,夹紧她的一双嫩腿,继续冲撞。

  “啊啊啊好硬、好大,插死我吧”初染喃喃喊着,两手分别摸上祁缙放在自己胸乳和小腹的掌,促使他更大力玩弄奶子与穴口,扭头嘟起小嘴,眼神迷蒙。

  “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