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县小说

婚后日常:小骚猫的内裤真好玩(1/2)

  沉乔言先从卫生间出来,那春风满面的样子看得顾岩牙痒痒,沉乔言把顾岩的碗放到对面,道:“你去那边坐。”

  他俩调换了个位置,起初顾岩还不明白他的意思,直到苗妙妙从卫生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顾岩才懂了,之前沉乔言的位置是背对着苗妙妙坐的,换过来就能和她面对面的眉目传情。

  这种变态的行为顾岩这个情场老手都受不了了,菜没怎么吃,一肚子狗粮先饱了,他道:“我不跟你吃饭了,我打包走人,回公司吃去,恶心的盯妻狂魔。”

  闷骚闷骚,闷的底下就是骚断腿。

  “真走?”

  “废话,太恶心了。”顾岩酸吐了。

  话谈的也差不多了,他空出来的这个视角更方便他看小猫儿,沉乔言道:“慢走不送。”

  顾岩不跟他客气,点满了五位数的账单,全部打包带回公司,给加班的员工加餐,也该让他这位股东放放血。

  顾岩走人了,沉乔言的眼睛就更加明目张胆的盯着苗妙妙看,她补了妆,重新梳好头发,小脸褪去了高潮红,看起来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依然是个精致的淑女,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前,容形得体,谁能想象得到她刚刚在卫生间舔男人鸡巴,还被射了一嘴,内裤都让男人收进了兜里。

  他家喵喵陷入性爱里的姿态,是任何化妆品都描绘不出来的,魅惑妖娆,勾人心魂。

  苗妙妙感觉得到那股炙热的目光,她低着头用压着自己的裙子,她的内裤被他拿走了,宽大的裙摆看不出异样,但她心里清楚,底下光光溜溜的还在出水,当着餐馆所有人的面,声音环境越是嘈杂,小骚穴越是兴奋,就好像开了闸,收都收不回去了。

  “妙妙你怎么去那么久?卫生间是不是在排队?”崔老师问道。

  苗妙妙漱了好几次口,嘴巴里都还是沉乔言的精液味,她不敢大声说话,点点头支支吾吾道:“嗯,一楼在、在装修……”

  客流量大的餐厅女卫生间排队是正常的,倒也没起什么疑心,随口问了一句又吃吃喝喝的聊着。

  男人深邃地眸光从小女人的脸蛋挪到饱满高耸的胸前,再到她的裙摆,想象小女人这会儿裙子底下小骚穴潺潺流水的美景,她不穿衣服抖着大奶子挨操的样子,眼神赤裸裸的不加以掩饰,用眼睛把她生吞入腹。

  苗妙妙知道他在视奸她,她的双腿又不自觉地并拢,夹住自己的裙子,肉缝儿蹭了蹭粗糙的布料,爽了她一个激灵,抬起头来正对上沉乔言黑浓似墨的眼眸,沉溺其中。

  徐芝吃着饭感觉有点不对,她顺着苗妙妙的目光也看了过去,看到了沉乔言的正脸,越看越觉得眼熟,撞了撞钟筱菟道:“钟老师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她突然出声,苗妙妙吓了一跳,生怕被他们发现了她和沉乔言的事,赶紧低下头去,好好的合法夫妻,弄得就跟偷情一样,羞死个人了!

  “叫……沉什么言吧。”钟筱菟看他手上的婚戒款式纹路比较特别。

  名字也很耳熟,徐芝始终想不起来。

  钟筱菟看了看沉乔言手上的戒指,又看了看苗妙妙手上的婚戒,一模一样的款式,除了多一颗钻石,连花纹都如出一辙,这是对戒。

  都是南大毕业,都是云市长大,都是早婚。

  钟筱菟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有个念头她还没能抓住,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屏幕上写着叔叔两个大字,她一看时间,心想惨了,又要被罚,哪还有功夫细想对戒,赶紧站起来道:“我叔叔要我回家了,我有门禁,我得先走了,你们吃吧。”

  “路上小心点。”徐芝帮她拿了下包。

  钟筱菟火急火燎的跑了,她学校工作了一年,都知道她家里管得严,也不多留她,接着往下吃饭聊天。

  沉乔言一下子又成了话题人物。

  “这位沉医生正脸比侧脸还好看,仪表堂堂。”

  唯一的男老师提醒道:“人家已婚。”

  他们每多说沉乔言一句,苗妙妙就更紧张一分,总觉得那些羞人的事情马上就要被人知道了,她双腿自动夹紧,衣料摩擦到了小豆豆,差点让她叫出来。

  苗妙妙忍住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